Fox中國文學



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
[功課] 劇本創作:《次完》--(《變奏》finetune)

《次完》

 

主要人物:

天玄

-前警務人員,毒品偵緝組,案件中的死者

白云

-現任警務人員,重案組,和天玄是好朋友

Mark Wong

-現任警務人員,重案組主任,白云的上級

Michelle

-白云女友,天玄的前任妻子

小雪

-天玄的女兒,十歲,擁有陰陽眼

白衣人

-天玄的雙胞胎弟弟天鏡,飛機師,於七年前失蹤,為法定上已死的人

 

簡介:

前毒品偵緝組警務人員天玄,被發現於家中服食過量安眠藥死亡。喪禮上,重案組主任白云的上司Mark接到一個神秘電話;之後,白云亦見到一個神秘的白衣男人。幾星期後,Mark再次接到神秘電話,對方更指天玄的死因有可疑,於是Mark決定請白云一起幫忙調查,後來發現天玄的死原來是一宗兇殺案!而兇手竟是……

 

 

第一幕 喪禮

第二幕 懷疑

第三幕 真相

第四幕 再見(再也不見)

-----


Posted at 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 by Fox




《次完》第一幕 喪禮

第一幕 喪禮
(時間:某日上午)
(地點:殯儀館的靈堂,天玄的喪禮)
(人物:Mark、白云、小雪、Michelle、白衣男人)

 

【殯儀館的靈堂裡擺滿了白色的花圈,牆上掛著一張黑白的相片──天玄的遺照,被懷疑因為服用過量安眠藥致死。靈柩四周陪以他生前最喜歡的白色百合花,旁邊站著一位戴著黑色頭紗的年輕女士。她是Michelle,天玄的妻子。此刻,她呆呆地站在靈柩旁邊,望著棺裡的天玄,彷彿這麼做,心愛的人就會醒來一般。她身後,座位的第一排的左手邊,坐著一位穿著黑裙的小女孩,背向著觀眾。】

【來悼念的人漸漸多了,他們大多是天玄的同事。天玄的上司Mark正在入口處幫忙接待來賓,安排他們入座。這時,白云從門口步入靈堂,他穿著一身整齊的黑色西裝,臉上滿是疲倦和憔悴。】

 

白云:(走到Mark身旁)抱歉,剛巧有個case要跟,所以遲了……

Mark:(點頭表示明白)沒關係,你來得正好。看,Michelle在那裡站了一個上午了,不管誰叫也不聽……你去勸她休息一下吧。

白云:(點頭)嗯,好的。

 

【白雲走向Michelle,在經過天玄的遺照時停了下來,望著生前的友人,不禁悲從中來。可是,他還是忍住了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抑制著自己的悲傷,然後走到Michelle身旁──比起自己,這裡還有個更需要安慰的人。】

 

白云:(扶住Michelle的肩膀)Michelle,妳累了,還是先去休息一下吧。

 

Michelle緩緩地抬起頭,很久才回過神來,看到身邊的白云,又低下了頭。】

 

Michelle:你也來了?……謝謝。……白云有你這個好朋友……真好。他真傻,對不對?竟以那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……不過,要是我沒有和他鬧離婚的話,他就不會……

白云:(阻止她繼續自責)Michelle,都過去了,這也不是妳的錯……好了,別再勉強自己,去休息一下吧。

Michelle:休息?不,我現在太忙了,沒有時間休息。(呆呆地望著天玄的遺照)……我在努力記著他的樣子,我要一直看著……不然,我很快便會忘了……(聲音變得哽咽)我……我不要忘了他……

白云:Michelle……(不忍心地提醒著事實)天玄他……已經離開我們了。

Michelle:我知道,你別說……我是知道的……只是,我心裡還是不願意相信。我寧願相信……他只是睡了。……不過,我知道,我知道他已經走了。只是,我想看多幾眼,就算是看多一會也好……我真的不捨得……

白云:可是……他一定不想看到你這個樣子。

Michelle:放心,我沒事的。(看了看白云,又看了看天玄的照片)我只是想這樣看看他……一直以來,我都沒有好好看過他……他是一個好人,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……我知道他很愛我,但……我……(說著,又掩面而泣)我實在對不起他……

白云:別說了,Michelle……別說了……天玄看到這樣的你,會難過的。

Michelle:謝謝你,白云……可是,讓我多看一會吧……

白云:……

Michelle:你去看看小雪好嗎?她在那裡……(望了望坐在第一排的小女孩)你很久沒上我們家了,我想,她一定很掛念你……

白云:可是妳……

Michelle:(語氣中帶懇求)去陪她玩吧。

 

【白雲看了看小雪,又看了看Michelle,看到她請求的眼神,好像有千言萬語,但又說不出是什麼,終於嘆了口氣,還是答應了。】

 

白云:好吧。

 

【白雲向小雪走了過去】

 

白云:(輕聲)小雪,你好嗎?

小雪:(好像沒聽到似的,沒有理睬白云)

白云:對不起,叔叔最近很忙,都沒空來看你……

小雪:(望了白云一眼,繼續低頭玩手上的東西)

白云:(好奇地)一個人在玩什麼呢?

 

【白云低下頭,順著小雪的視線望去,不由得吃了一驚!──那是一隻祭祀用的紙紮飛機!】

 

白云:(一把搶過小雪手中的東西)小雪,這……這不是用來玩的!

小雪:(被白云云的聲音嚇了一跳,可是看到白云搶了她的東西,便很生氣地大叫)還給我!還給我!

 

【小雪的吵鬧聲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,白云企圖讓她冷靜下來,可是她吵得更兇了,掙扎著從長椅上跳下來,要去搶白云手中的東西。】

 

小雪:還給我!是我的!

白云:(低頭)小雪乖,叔叔找別的東西給你玩,你先別吵,好不好?

小雪:(沒有妥協的意思)我不要!我就是要那個!

白云:小雪,聽話,這不是玩具。

 

【聽到吵鬧聲,Michelle連忙走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。】

 

Michelle:小雪,怎麼了?媽媽不是叫妳要安靜嗎?

小雪:可是叔叔搶了我的東西!

Michelle:(不解)讓我看看是什麼……

 

Michelle從白云手上接過那隻紙紮的飛機,也吃了一驚。】

【這個時候,Mark的手機忽然響起,他尷尬地走到靈堂外面接聽。】

 

Michelle:(握著東西的手顫抖著)這……是誰給你的?

小雪:(扁著嘴)不能說。

Michelle:聽話,告訴媽媽,是誰給你的?

小雪:不能說就是不能說!

Michelle:(加重了語氣)小雪!你連媽媽的話也不聽了嗎!?

 

【小雪嚇得縮了縮,臉上露出了無辜的表情,雙手不斷在揉著裙子,一幅快要哭出來的樣子。】

【為了不吵到來賓,Michelle和白云把小雪帶出了靈堂,剛好聽到了Mark和電話另一端的對話。】

 

Mark:(一臉奇怪,可是保持禮貌)你怎麼認識小雪的?

電話:……

Mark:你是邢天……(幾乎立即否定)不可能,天玄已然……

電話:……

Mark:(憤怒)請你放尊重一點!什麼叫做只是「物理論上死了」?

電話:……

Mark:(困惑)什麼「真正的死因」?你這是什麼意思?!

電話:……

Mark:你究竟是誰!?

電話:……

Mark:(倒抽一口氣,但竭力保持鎮定)什麼……你是……邢天鏡?

 

Michelle聽到Mark的對話整個人一震,手中的紙紮飛機掉到地上。】

 

電話:……

Mark:什麼?喂,我聽不清楚……喂,喂!?

Michelle:飛機……天鏡……

白云:Michelle?妳的面色怎麼這麼蒼白?不舒服嗎?

 

Mark轉過身,看到Michelle和白云,吃了一驚,知道他們聽到了剛才的對話。】

【沒人注意到,小雪正向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過去。】

 

Michelle:難道……(急切地問,顯得有點激動)黃先生,剛才……真的是天鏡嗎?

Mark:那個……其實,我也不清楚。

白云:(搖頭)怎麼可能,天鏡他在七年前便失蹤了啊!

Michelle:可是,我剛才明明聽到Mark說……

Mark:雖然對方這麼說,但未查清楚之前,也不能肯定什麼。

Michelle:是嗎……

白云:(望了望Michelle手中的紙紮飛機,忽然聯想到什麼)對了!天鏡失蹤之前不是飛機師嗎?難道……這隻紙紮飛機和他有關!?

Mark:可是又能代表什麼?……總覺得天玄的死不是自殺那麼簡單。

 

Michelle只覺得大腦一片混亂,加上因為疲勞過度,竟暈了過去,幸好被Mark及時接住。】

 

Mark:白云,我先把Michelle扶去休息,你幫忙照顧一下小雪吧。

白云:呃,好的。

 

【說罷,白云轉過頭去,卻看到小雪正在和一個男人在靈堂門外的長椅上玩紙牌,一看之下不禁大驚,一個箭步上前,卻忽然定格。】

【其他所有人都呈現出靜止的狀態,彷彿時間在這個空間忽然停止了般。】

【男人無聲地在小雪耳邊說了幾句話,便從舞台側離開了。】

【這時,時間才恢復流動.白云一個箭步上前,卻發現男人已經不見了。白云望著男人剛才在坐的地方,難以置信地四處張望,可是依然找不到那個神秘的男人……】

-----


Posted at 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 by Fox




《次完》第二幕 懷疑

第二幕 懷疑
(時間:幾星期後的某天上午)
(地點:白云家的客廳)
(人物:白云、小雪、Michelle)

 

【白云家的客廳,兩張沙發椅,一張長沙發,中間是一個茶几,茶几上有一部無線電話;長沙發對面是液晶電視機和一套音響組合】

【因為Michelle有點事,因此把小雪帶到白云家請他暫時代為看管。茶几上除了有一些茶具外,還有小雪帶來的顏色筆。】

【此刻,小雪正跪坐在茶几旁,專心地畫著圖畫。另一邊,白云正在送Michelle出去。】

 

Michelle:(一邊走一邊回頭)謝謝,那小雪就麻煩你了。

白云:(微笑)不用客氣,這沒什麼,反正我剛好放假。朋友就應該互相幫忙的,而且我早就把小雪當成親生女兒了。

Michelle:……親生女兒嗎?(望了小雪一眼,又看了白云一眼,好像有什麼話要說,卻又吞了回去)那,我走了。晚上便會回來接她。

白云:放心吧!(向小雪)小雪,妳媽媽走了,快過來跟她說再見吧。

小雪:(漫不經心回答)喔!

Michelle:要聽爸……叔叔話啊!

小雪:哦!

Michelle:(搖搖頭)唉,這孩子真是的……那,我走了。(剛想離開又轉過身)那個……如果不介意的話,今晚我們一起到餐廳吧?

白云:也好。最重要是妳能提起精神。

Michelle:謝謝,那多虧有你在陪我……和小雪。

白云:都說了不用客氣。快走吧,不然就遲到了。

 

【把Michelle送走後,白云走到組合櫃前,把音響扭開,播放起柔和的音樂。這時,茶几上的電話忽然響起,白云於是將音樂的音量扭細,然後才拿起電話,站在那裡接聽】

 

白云:喂?……是,我是。哦,Wong Sir,有事嗎?……沒,只有小雪和我而已。……嗯,Michelle有事,拜託我暫時看著她。(一邊說一邊走到一角)……可以,說吧。

電話:……

白云:什麼?有個神秘人直接打給你?

電話:……

白云:他這樣跟你說?

電話:……

白云:也對,天玄一向對自己的工作、對生命充滿熱誠……我也找不到他自殺的理由。

電話:……

白云:雖然,我也有點懷疑……可是天玄的不是服毒自殺的話,會是什麼原因?……啊!對了,天玄可能是因為抑鬱症發作……

電話:……

白云:也不能說完全沒可能……Michelle和他鬧離婚的事讓他一直感到不愉快的事。但?嗯,對,他有服用抗抑鬱藥的習慣。

 

【這時,小雪的手不小心碰跌了茶几上的顏色筆,好像有幾支滾到了長沙發下,跌了在地上,她連忙趴在地上把它拾起;然後,她在沙發椅下找一個公文袋,她把它小心翼翼地拆開,把裡面的文件拿了出來】

 

電話:(望了望那份文章)邢天玄?啊,我知道,那是爸爸的名字……

 

電話:……

白云:是的,由於抗抑鬱藥的副作用會引致失眠,所以醫生同時開了安眠藥給他。……那個,嗯,是FM2(Flunitrazepam)。(疑惑)……FM2有什麼問題嗎?

電話:……

白云:……是在懷疑他的主診醫生?(想了一下)所以,你想我去調查一下?……當然沒問題!畢竟天玄是我的好友,這件事我必定會查明真相的,若然是因為醫院的疏忽……那麼,我明白了。

電話:……

白云:藥的問題是那個人提出的?

電話:……

白云:你相信他?

電話:……

白云:你說他認識小雪……(懷疑)你意思是……他可能是我們認識的人?

電話:……

白云:好的,我去聯絡一下電話公司,看看查不查到是哪裡打來的。嗯,有什麼發現再向你報告吧。……好的,再見。

 

【白云掛了線,神色凝重地放下電話,他在一旁的沙發椅上坐下。他盯著地板好一會,忽然驀地站起,走到組合櫃前把抽屜逐個打開,像是在找一樣重要的東西。抽屜不斷地打開關上,卻依然一無所獲,白云最後洩氣地把最後一個抽屜「彭」地關上,聲音猛烈得把小雪嚇了一跳,轉過身楞楞地望著白云】

 

白云:看什麼看!真是的,和你媽一樣多事!

 

【然後,他瞪大眼睛,白云這才注意到小雪手中的文件正是自己要找的東西,於是一個箭步走上前,從小雪手中把它擔走】

 

白云:(兇狠地瞪著小雪)為什麼會在你手上的?!

小雪:(不甘心地)還給我,是我在沙發椅下找到的!

白云:這是我家裡東西!你這個小偷!

小雪:我不是小偷,你才是小偷!

白云:(怒)什麼!?

小雪:上面有爸爸的名字!是你偷了爸爸的東西!

白云:(驚)你看錯了吧,什麼妳爸爸的名字?

小雪:邢天玄,爸爸的名字是邢天玄!

白云:哼!上面有他的名字又怎麼樣?這裡還有我的名字哩!(指給小雪看)你爸爸已經死了!死了的人又能做到些什麼,最後他的東西還不是歸我所有!

小雪:(嘟起了小嘴,雙手叉腰)你是壞蛋叔叔,上次搶了爸爸給我的飛機,這次又爸爸的東西藏起來,還說爸爸死了……(雙手交叉在胸前)我要告訴爸爸,以後都不要不和你玩了!

白云:(大笑)說啊,即管說吧。妳爸爸已被經埋在地下了,是我最後的一撮土是我親手鋪的,你跟他說?得先把他挖出來啊!哈哈……

小雪:(跺腳)爸爸才沒有被埋在地下!爸爸今天早上還答應一會來接我的!

白云:(把文件收好,只當小雪在胡言亂語)那麼妳儘管說好了!

小雪:哼!(小雪生氣地跑進了後台)

白云:切,小孩子真麻煩。

 

【白云走到組合櫃前,把音響的音量扭大,然後在沙發椅上坐下,為自己倒了杯水,喝了一口,放下】

【他從口袋裡翻出了一個白色塑膠藥瓶,好像寶貝似的左右地看著】

 

白云:想不到用了一次之後還有剩,那……(一臉邪惡地笑著,好像在打什麼壞主意)好不好用同一個方法叫那個臭丫頭永、遠、地、閉嘴呢?

-----



Posted at 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 by Fox




《次完》第三幕 真相

第三幕 真相

(時間:晚上)
(地點:高級餐廳)
(人物:白云、小雪、Michelle、Mark、警員)

 

【幾張圓桌,椅子,這天晚上的客人只有白云、小雪和Michelle,三人正在看餐牌, Michelle發現小雪在生悶氣,便逗她說話】

 

Michelle:小雪,媽媽和叔叔帶你來餐廳你不高興嗎?有牛排吃喔。

小雪:我不喜歡壞蛋叔叔,我要和爸爸一起吃!

Michelle:(瞼色慘白)爸爸他……

白云:小雪乖,你爸爸說他今天很忙,沒空,所以讓我陪你和媽媽……不好嗎?

小雪:不、好!我討厭你!你說還騙我說爸爸死了!!

Michelle:(瞼色慘白)小雪,爸爸……

小雪:爸爸明明說晚上會來接我的!

Michelle:(瞼色慘白)小雪,爸爸……

小雪:我不管,我要找爸爸!

白云:叔叔不行嗎?

小雪:不要!

白云:(向Michelle一笑)看來,我很惹人厭哩!

Michelle:(一臉尷尬)才、才不會……小雪不要亂說話。

小雪:我、沒、有!

白云:好了好了,我們還是點菜吧。

小雪:不是爸爸的話不要!(跳下椅子,從台右奔進後台)

Michelle:抱歉,我去看看她。(跟著小雪走進後台)

白云:切,想不到吃一頓飯也那麼煩。

 

【白云低頭看了看餐牌,決定先點菜】

 

白云:再等的話要餓死了……(揚手)Waiter!!

 

【身穿白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,竟然是喪禮那天在靈堂外見到的那個男人!仔細一看,他竟和天玄有十分相像!】

 

白云:Waiter,麻煩要一盤沙拉,一碟羊仔骨,一客……(抬頭,嚇倒)是你!?

男人:(微笑)嗨,很久不見!

白云:(恐懼)你……你是……天玄?

男人:(懶洋洋地)怎麼了,不認得我了嗎?

白云:天玄……你不是死了的嗎?

男人:(失笑)啊?難道你很想我死嗎?……啊,不對,你當然希望我死……(冷笑)那麼,你就可以把我們投資的資金獨吞了。

白云:(眼神閃躲)先生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……

男人:咦,怎麼忽然換了個稱呼?

白云:(眼神飄忽)你的服務態度實在很差,麻煩請你的經理出來。

男人:為什麼?你在怕嗎?……怕一個死了的人?

白云:……你不是天玄。

男人:這個嘛,我是誰並不重要。我只想知道:你為什麼要殺死邢天玄?

白云:我沒有。

男人:喲,還不承認嗎?不過也是預料中事。那……

 

【男人像是變魔術似的拿出了一個白色塑膠藥瓶】

 

男人: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吧?

 

【白云往口袋裡一摸,發現之前放在口袋的藥瓶竟不在了!】

 

男人:這是邢天玄「自殺」的那種藥,它叫F什麼……

白云:FM2,是一種強效型的安眠鎮靜劑。

男人:喔,對,你也滿清楚的嘛。

白云:當然,我有份負責調查此案,不可能不知道。

男人:(瞇著眼,在手裡把玩藥瓶)也是,假如你一開始說不知道的話,那反而更可疑吧?

白云:你想說什麼?

男人:天玄患有抑鬱症吧?不過真奇怪哩,天玄慣用的抗抑鬱藥應該是Dothiepin,既然是「三環抗抑鬱藥」的一種,那即是同時具有安眠作用……(斜眼望)有必要另外服用安眠藥嗎?

白云:(聳聳肩)大概他失眠的情況很嚴重吧?

男人:哦?是嗎?── FM2,俗稱「十字架」,屬受管制的毒品之一,有高度成癮性,如果濫用,可能會產生幻覺、妄想等症狀……它不能和其他藥物一起使用,否則會有致死的可能。所以即使對嚴重失眠十分有些,但非屬必要的話,醫師通常也不會處方……你說,一個醫生,豈會犯下如此簡單的錯誤?

白云:這個問題你應該問他的醫生。況且,又也不是沒發生過醫生與藥劑師溝通不良,導致配錯藥醫死人的事!

男人:好,當你過關。只是,隸屬毒品偵緝組的邢天玄會不問清楚便服用這種危險藥物嗎?……因此,天玄是你殺的吧?

白云:哼,無稽!而且無憑無證,你怎麼可以一口咬定那家伙是我殺的?

男人:證據嗎?當然有。

白云:(很大反應)不可能!……所有的證據都應該被我處理了!

男人:(笑)你終於認了嗎?

 

【突然, Mark帶了人馬從台左突入,男人退至後台】

 

Mark:白云,我們在你家裡找到了FM2的假醫師處方,懷疑你曾經偽造文件以購買毒品。我們懷疑你與天玄的自殺案有關,請跟我們回警署接受調查!

Michelle:(從台右走出,聲音有點顫抖)白云,真的嗎?……真是你做的嗎?

白云:你不信我?

Michelle:……我不知道。

 

【白云沉默了很久,然後爆發出詭異的笑聲】

 

白云:(大笑)是的!人是我毒死的!那人個人……還說是什麼兄弟!是兄弟的話就不會吝嗇借錢給我去還債了!是兄弟的話……就不會和我搶女人了!

Michelle:不是的,天玄他……

白云:你別幫他說好話,人已經死了,再說什麼也沒用。

 

【忽然,白云從外套內層的暗袋裡掏出手槍】

 

白云:別過來,不然我會開槍!(向後退)

 

Mark連忙把Michelle拉了過來,眾警員舉起佩槍戒備。這時,小雪忽然跑了出來,白云把一手把她捉住,槍抵著她的頭,Michelle倒抽一口氣,小雪則嚇得哭了起來。】

 

【白云退至門口,向Mark發出了要求】

 

Michelle:(大驚)云,你……你不要亂來……

白云:閉嘴!(解開了手槍的保險扣)

Michelle:(尖叫)不!!

白云:我叫你閉嘴,你聽不懂嗎!?再吵,我真的會開槍!!

Michelle:不!我閉嘴,我閉嘴。

白云:(警告)聽著,不要過來!!(向Mark)五分鐘,給我準備一架車!

 

【眾警員提心吊膽,不敢輕舉妄動】

 

Mark:(下達命令)保護人質的安全為先……照他的說話去做!(然後小聲說)盡量拖延時間。

白云:(不耐煩地)快點!!別玩花樣!!別忘了我清楚你們的行動模式!!

Mark:可是,找一架車需要時間……

白云:別廢話!我給你們最多十分鐘!十分鐘內見不到車的話……(用槍戳了戮小雪的腦袋)

Mark:阿云,你冷靜一點……

白云:哼!

Mark:別一錯再錯啊!

白云:反正一個是殺人,幾個也是殺人,也不差了。

Mark:云,別這樣……(慢慢地,企圖上前勸阻)

白云:(恐嚇)別靠近!!不然我真的開槍了!!

Michelle:不要!云,求求你……小雪……小雪是你的女兒啊!

白云:什麼!?

Michelle:小雪是你的女兒啊!

白云:不可能!你想騙我嗎?那時分手,妳明明說妳把孩子打掉了!

Michelle:(哭)其實我騙了你!當年得悉自己懷孕,我真的很高興,因為終於擁有我們的孩子。可是你卻以沒有能力養育為由,竟叫我把孩子打掉……我很生氣!然後,天玄向我求婚……

白云:(不屑)然後妳馬上答應了!

Michelle:不!其實我並不愛他,只是想用他來氣你,怎料你什麼也不說便跟我分手……你知道嗎?我真的很傷心!那時,他已經知道我肚裡有別人的孩子了,但他說不介意,即使明知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他的,他也願意照顧……雖然明知這麼做很自私,可是,我最後還是決定把孩子生下,因為,我還是很愛你……

 

【白云楞了一下,腦袋裡好像不斷有轟炸般的聲音在響,很煩!】

 

白云:(冷笑)……說得真好聽。該頒個編劇獎給你嗎?

Michelle:我沒騙你!

 

【剛才的白衣男人在台側緩緩走了出來】

 

男人:是真的,她沒騙你。

白云:!?

小雪:爸爸!

 

Mark和Michelle疑感地互望,然後不解地望著小雪】

 

白云:又是你?別多管閒事!(用搶指著他)信不信我在你頭上開個洞!?

男人:槍對我來說是沒有用的。

白云:!?

男人:能夠看到我的人,只有你和小雪而已。

白云:什麼意思?

男人:你和這個孩子都有一雙「特別」的眼睛。你應該很清楚──那是你家族的遺傳。

白云:所以才不想要孩子!這種孩子,生下只會被人當成怪物……(手扣上了板機)怪物,就讓我親手消滅他!

Michelle:(企圖衝向白云被攔住)不!!!

 

【白云舉起槍,卻忽然停在半空動不了,他驚異地望著自己的手,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】

 

男人:對不起,我不得不這樣做……不能讓你再錯下去了。

 

【只見男人提起了手,然後在空中畫了一條橫線,白云執槍的手便從小雪身上拿開,然後緩緩地移到自己的太陽穴上……】

【男人望著白云,嘆了口氣,在雙手的一下輕擊聲後,舞台全黑】

【「砰」的一下槍聲】

-----



Posted at 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 by Fox




《次完》第四幕 再見(再也不見)

第四幕 再見(再也不見)

(時間:早上)
(地點:殯儀館的靈堂,天玄的喪禮)
(人物:小雪、Michelle、男人)

 

【殯儀館的靈堂裡擺滿了白色的花圈,靈柩則圍以白色百合花;一切幾乎和幾星期前的喪禮一樣──天玄的上司Mark正在接待處安排來賓入座,Michelle則在一旁幫忙;唯一不同的,是靈堂牆上掛著的黑白照片──這次的主角換成了白云】

【座位的第一排,依然坐著穿著黑裙的小雪;而小雪的身邊,坐著那個穿白色西裝的男人】

 

男人:(站起來)好吧,小雪……我得走了。

小雪:你要上班嗎?

男人:(笑)叔叔不用上班。叔叔只是要去一個地方。

小雪:去哪裡呢?

男人: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。

小雪:會去很久嗎?

男人:我想是的。

小雪:……你什麼時候會回來看我?

男人:(想了想)……大概不會了吧。

小雪:(跳到地上)那麼,我不要你走。

男人:叔叔不能不走。

小雪:為什麼?

男人:因為,我留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已經超過神可以容忍的限度了。而且我一直待在這裡的話,妳媽媽會感到害怕。

小雪:媽媽為什麼會害怕呢?小雪才不會害怕,天鏡叔叔是好人,我會叫媽媽不用怕。

男人:(開懷地笑了,輕拍小雪的頭)小雪,謝謝妳。不過,我一定要走了。

小雪:(皺眉)可是……爸爸走了,你又走了……以後就沒人陪我玩了。

男人:……(從身後拿出了一隻小熊毛公仔)我把它留下來陪你,好不好?

小雪:不好。

男人:(蹲下去)對不起,小雪。可是叔叔這次一定要走了,叔叔……本來就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。

小雪:(瞪大雙眼)

男人:(微笑)而且小雪還有媽媽,不是嗎?(拉起小雪的手,把小熊塞進她懷裡,讓她抱著)

小雪:我不要小熊!(撥開小熊,撲到男人懷裡哭)……我不要你走!

 

【背景響起了分針的聲音,一下下的滴嗒聲像是催促著男人】

【男人站了起,依依不捨地望著小雪】

 

男人:真的,(輕輕地推開小雪)要說再見了。

小雪:(猛地抬頭)!!

男人:祝你幸福∼(退後)

小雪:不要,我不要!(追了上去,伸手想要抓住)

 

【時間停止,所有人靜止,小雪伸出的小手也停在半空】

 

男人:再見了,不,應該說……

 

【男人望了小雪最後一眼】

 

男人:……再也不見。

 

【男人轉過身,慢慢地從台則離開】

【時間恢復,小雪跌倒在地】

Michelle慌張地走來查看】

 

Michelle:小雪,沒事吧?怎麼跌倒了?

小雪:(哭)都走了,爸爸走了,連天鏡叔叔也不要我了。

Michelle:剛才……是天鏡?

小雪:(點頭)天鏡叔叔之前一直叫我不要告訴妳,說因為妳會害怕他……媽媽,妳會怕天鏡叔叔嗎?(哭)天鏡叔叔是好人,爸爸走了以後,他經常陪小雪玩……而且他從壞蛋叔叔救了小雪……小雪不要他走……

Michelle:(緊抱小雪)小雪,別哭……天鏡叔叔只是去了找爸爸,你不是說很想爸爸嗎?天鏡叔叔最疼小雪了,因此去幫小雪找爸爸回來……

小雪:真的嗎?

Michelle:嗯,所以小雪要聽話,知道嗎?不然天鏡叔叔便不幫小雪找爸爸了。

小雪:(破涕為笑)嗯,小雪會聽話。那,爸爸和天鏡叔叔回來的話,我們可不可以一起去公園?

Michelle:當然可以。(輕輕幫小雪抹走眼淚,自己卻眼淚凝眶)

小雪:那可不可以一起去玩具城?

小雪:可不可以一起去沙灘?

小雪:可不可以一起去野餐?

小雪:可不可以一起……(一邊說一邊走進後台)



【完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08年


老師評語:(71/100)

新編的劇本比原來的更富感染力,而懸念的色彩增加了,可讀性也提高了!至於語言的技巧可再進一步的提煉,而場景的設計也可多添一些結構上的特別……?!


Posted at 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 by Fox




[功課] 小說創作:我不會唱歌

走的時候,我沒讓你來送機,因為我怕看到你哭。

然後,我會捨不得離開。

捨不得把你交給他。

 

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是在那個落葉風零的秋天。

這熟悉的天氣/留在深處的記憶/似乎那次我們相遇/是緣分前世的累積

那天,正是合唱團一年一度招募新成員的日子,來試音的同學很多,而你卻讓我特別印象深刻。

當老師叫到你的名字時,你緊張得把樂譜都掉了一地。匆匆忙忙拾好後,站起來的時候又撞倒一旁的譜架,然後「隆」的一聲,那排譜架便像骨牌般倒了下去。你漲紅了臉,不知所措,慌慌張張的想要把它們扶起,然後老師笑著搖搖頭,叫你先試完音再忙。

看到你戰戰競競地走到台上,怯怯地望了我一眼,生怕會把你吃了似的。哈,真好笑,我只不過是一個司琴罷了,用不著怕成那樣子吧?

不過,你慌亂的樣子倒是讓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。我一直很想加入合唱團,可是我根本不會唱歌,我那把破嗓子實在太嚇人了。試音當然沒過關,可是老師知道我會彈琴,便讓我當上了合唱團的司琴。

看到這樣的你,我忍不住想作弄。

向你壞壞的一笑,呵,果然又慌了。你害羞的低下頭,幾乎把要頭埋到樂譜裡去。

然後老師叫你先唱些開聲的練習。我原以為你一個人站在台上會害怕得出不了聲,沒想到當我按下第一個音的時候,你的眼神就變了,伴隨而起的,是一把讓我羨慕的清脆嗓聲,和著琴音,如銀鈴般的在禮堂裡縈迴。

隨著音階的上升,你的眼睛愈來愈明亮,彷彿之前的不安與迷茫都是我的錯覺。當手指按至高音A的時候,你聲音雖然開始微弱,但依然是那麼的清晰,那麼的準確,於是我忍不住偷瞄了老師一眼,看到他嘴角隱隱牽起一絲微笑,我便知道,你絕對會入選。

雖然已經沒有再繼續試音的必要,但老師還是讓你唱完指定的曲目才肯放人──大概是不想讓新人太驕傲吧──可是臉上滿意的神情早已出賣了他。

 

接下來的日子,不難想像,每次練習都會見到你。

我想你真的很喜歡唱歌,不但從不缺席,而且練習時十分專注、認真。

那天放學,我打算到音樂室練習接下來合唱團比賽選用的歌,卻想不到會遇到你,原來你每天放學後都會自己一個人留下練習,真讓我感到意外。於是,我問你,要不要一起練習,讓我為你伴奏。你害羞地點頭,說了聲謝謝。從那天起,我們便開始熟絡了。

想起來,那是我們第一次對話吧?

那年你一年級,我二年級。我永遠記得放學後那段練習的時間,那是我中學生活中最快樂的時刻,那個時候,我的琴聲只為你一個人伴奏,而你美妙動人的歌聲也彷彿只為我一個人而唱。

那曾經的旋律/卻不能再次響起

 

之後,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愈來愈多,除了合唱團和放學後的練習,連上學、小息、午休、下課,還有假日,我們都喜歡黏在一起。你總是那麼冒失,丟三扔四的,不是天氣涼了忘記加件外套,就是出去吃午飯時忘了帶錢包......

說你的時候,你就只會嬉皮笑臉地說,不怕,有你呢。

唉,這真讓人擔心......。每次提醒你的時候,你就只會笑,然後下一次又忘了,害我不得不時刻在你身旁照顧你。

(不能那麼依賴了,我們始終有一天會分開啊。以後沒有我在身邊,你如何照顧自己?)

連大家都笑我們的關係曖昧,可是我們都不承認,因為始終,沒人敢去觸碰那種禁忌。我們一直只是保持著朋友的關係交往了四年。

在學校以外的時間,我們去得最多的地方是你家附近的那間卡拉OK中心。有時是一大班朋友,有時只有我們兩個。我總是喜歡叫一杯凍檸檬水,然後拿起遙控器負責點歌。聽著你滿載感情的歌聲,看著你愉快的笑容,對我來說,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迷人。

就算沒有酒精的影響,我也醉了。

我喜歡注視你的身影,全情投入唱歌中的你看來是那麼的眩目,當我的視線再也不能離開你的時候,我便知道,我對你的感情已經超過了一個普通朋友。可是,我實在不敢觸碰那個禁忌,又或者,其實這種感覺只是我一時之間的錯覺?

生活在一個只有同性的學校,難免會對友情與愛情產生混淆。因此不斷我對自己說,我們只是朋友。

我們只是能是朋友。

可是,為什麼每次見到你,我的心都會那麼痛?

我們在不同軌跡/再多的努力也是悲戚/在心底千萬次的練習/千萬次不停的溫習/只怕已來不及/只是還沒告訴你/對不起我愛你

 

有次,你笑我每次唱K都只在一旁當聽眾,便硬是把咪塞過來要我「一展歌喉」。我說,我不懂流行歌,想不到你眼珠子咕碌一轉,竟從曲目選單中翻出一首經典兒歌,弄得我哭笑不得。

你的朋友也興奮地催促著,說什麼從沒聽過我們的司琴唱歌,還起哄著要我和你這一對「情侶」應該合唱一曲。--天啊,這下我怎麼下台啊?

我向你翻了一下白眼,只好老實向大家承認自己五音不全。

你的朋友瞪大眼睛,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,「別騙我們,你不是鋼琴八級嗎?那些考試不都有考唱歌的部份嗎?」

我苦笑,說:「都是亂唱的,所以分數都很悲哀。要不是有pieces(指定考試曲目)和sight-read(視奏)搭救,我早就不合格了。」

「不是吧,那學校的音樂考試呢?」

「要是考樂器的話會有A+,可是考唱歌的話就只有E了。」你笑著,代我答了。

「你明明記得我不會唱歌,卻故意讓我出糗嗎?」我裝出生氣的樣子。

「親愛的,別生氣嘛∼」你連忙走過來向我撒嬌,我忍不住笑了。

「可以啊,那你唱歌給我聽?」

「好。」你甜甜的笑了,然後唱了一首《我是個茶壺肥又矮》,逗趣的動作把大家都惹笑了。

那天,我也和大家一起笑得很高興,雖然在朋友面前我們表現得那麼親暱,可是我知道,我們永遠不能真的在一起。

只是我還沒有鼓足勇氣/還沒告訴你對不起我愛你/就算有一天脫離了身體/我依然這樣的死心塌地

 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對你的感情愈來愈不能自控,我開始不能正視你雙眼,怕一不小心,目光便會把我的秘密泄露。我不敢跟你說,我不願冒任何風險,任何有可能破壞我們關係的風險。

雖然隱瞞真相很辛苦,但......

(就讓我們一直保持這種好朋友的關係吧。)

情人有可能會分手,但朋友則可以是一輩子。

(只要能繼續遠遠的守護你,那就夠了。)

 

自從那次在卡拉OK房碰你說的那個小學同學後,我便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。

雖然我對他認識不深,但我明顯感覺到他對你有意思,還許是出於「情敵」的敏感吧,總覺得他看著你的時候,目光特別溫柔。

那年我剛好因為要忙於應付會考,因此沒時間陪你,於是便順理成章的,為你和他製造了機會。

然後在不知不覺間,他取代了我的位置。聖誕節那天,他向你表白,對於你的不知所措,我並不感到意外,因為你是那麼的遲鈍,又怎麼會察覺?從我觀察和你的話看出,他雖然有點害羞,卻是一個溫柔體貼的人,更重的是要,用情專一──沒想到他竟從中四開始,暗戀了你六年!。

如果是他的話,我大概可以放心吧?

而我也是時候放手了。

正好家裡打算我會考完後,便送我到外國。--既然已經找到可以照顧你的人,那麼,我也是時候抽身而退了。

(雖然有點不甘心,可是我知道那是最好的結果。)

我知道現在的你對我有多麽依賴/我相信你一定還在原地爲我等待

我知道你對他也有好感,若不是顧及我的感受,你早就點頭答應他了。

「傻瓜,喜歡的話就鼓起勇氣啊。」我跟你說。

(不要因為我而束縛了自己。)

「可是,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好嗎?你不介意嗎?」

(明明喜歡他,為什麼你卻要問我呢?)

(沒有我的話,你應該不會猶疑吧?)

「為什麼會介意你,祝賀也來不及啊!」我笑著說,不讓你聽出我在哭。

「你不要我了嗎?」

(別哭,怎麼會呢,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照顧你一輩子。)

「嗯,不要了。」我大笑,故作輕鬆,「因為你已經找到肯要你的人了∼」

(我不可能陪你一輩子。)

「你好壞!」你終於笑了。我猜你一定臉紅了吧?就像那天你試音的時候。

 

離開香港的前一天,你和一班朋友為我辦了個farewell party,地點依然是我們常去的那間卡啦OK中心。那天,他也來了,我就知道,你們已經走在一起。

我跟他說:「我把他交給你了......要是你欺負他的話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」

他傻笑著點頭,跟我寒酸了幾句,好像是什麼謝謝你一直照顧他之類的。可是我都沒留心聽,只是不斷在反覆地想,真的可以放心把你交給他嗎?他這個笨拙的樣子真的能保護你嗎?

真糟糕,總覺得把一直寶貝的孩子給賣了......

不過,看到你一臉幸福的樣子,我就什麼也不想了。--只要你快樂就好。

看著你和他在合唱情歌,我低頭喝了一口檸檬水,忽然有種酸酸的味道。看來侍應大概忘了放糖吧?

那天好像沒什麼客人,工作人員讓我們唱到凌晨一點。在派對差不多結束前,我接過你手中的咪,感謝著每一個到來的朋友,清了清喉嚨,說:「謝謝大家為我舉辦這個派對,為了表示我的感動,我決定為大家高歌一曲,請大家記得掩起耳朵,冷靜欣賞∼」

大家都很興奮,在猜我會唱什麼,我抱歉地笑笑,不好意思地說:「那個......我不會唱歌。」

正當噓聲大起的時候,你按下了遙控器的播放鍵,背景音樂隨之而起,螢幕上慢慢浮出歌名,大家這時才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直罵我作弄他們,一陣吵吵鬧鬧之後,大家都靜了下來,然後我輕輕地唱:

這首為你點播的歌
  如果我先哭了
  怎麼唱到最後

  是的感情不是k歌
  音階一字不漏
  不見得感動

我記得,你那次開玩笑說這首歌是「不會唱歌人」的「國歌」,叫我要「好好練習」,然後唱給你聽。於是我偷偷的去練習了好久,對我來說,那真是一大挑戰啊!可是我還是努力地把它學好,希望有一天可以給你一個驚喜,讓你高興高興。只是,我沒想到,那一刻,竟會是在此刻,在我要離開之前。

我也懂拿麥的手不能顫抖
  曾握著就能感受你比我難過
  誰寫的歌詞那麼適合放手
  我怎能捨不得

我不捨得大家,更不捨得你。可是,我是時候走了,是也時候放手了。

......儘管我是那麼的不捨。)

我努力唱完主歌
  我忘了走音沒有
  我到底哭什麼
  哭什麼明明搞笑的

不知道是不是我實在唱得太難聽,很多人都哭了。

我努力唱好朋友
  我忘了是誰哭了
  就算你不記得
  這首歌唱完的是我

你呢?你會記得嗎?

對了,一直以來都是我為你伴奏的,而那天,是你在為我和音。可是,你忽然哽咽了,為什麼不唱下去呢?

我努力唱完這歌
  我忘了破音沒有
  你心媊盒坁
  下一首已經不是我

對啊,你已經不需要我的伴奏了,因為你身邊已經有一首更重要的歌。不過說真的,為什麼我總覺得,歌詞那麼熟悉?

(好像,說出了我的心聲。)

我努力唱到嘶吼
  我不怕剩我一個
  只要你能記得
  這首歌給我最愛的

你知道嗎?我最愛的那個人正是你啊!

不過,現在已經不重要了。只要你記得我這個朋友,只要你記得我曾經為你唱過這麼一首歌,便足夠了。

 

走的時候,我沒讓你來送機,我不想你為了送我而特地向學校請假。

而且,我只不過是去留學罷了,還是會回來的。

(其實,是我害怕看到你哭。)

我和家人道別後,便一個人走進了候機室,在沙發上坐下,靜靜地回想我們一起上學,一起玩耍的日子。

(我實在不捨得離開。)

對了,還有放學後一起在音樂室練習的時間。--那段只屬於我們的時間

(唉,還是捨不得把你交給他。)

可是,真的,該放手了。

 

聽到廣播提醒我那班飛機已經到了,可以準備登機,我發了個短訊給你。

【我走了喔∼保重。】

不一會,我便收到了你回覆的短訊。

Take care. I'll miss you. >_<】

我看完便把它刪除了,然後又把手機關上,丟到背包裡,也順便把對你的那段感情丟到回憶中。

 

再見了,我的初戀。

I'll miss you too...)


 

【全篇完】



*註:歌詞引用《對不起我愛你》、《我不會唱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08年8月30日 晚上

老師評語:(65/100)

作品的主線很明確,校園的氣息非常濃厚,有無比的青春感覺活躍於作品之中!而選取「我」為「你」伴奏,可謂有雙層的意思,既是合唱團的伴奏,彷彿也是感情線上的伴奏,主角永遠不是「我」。

然而,「忌諱」是讀者與作者的一個共識,但如果如果「忌諱」的程度是具體地表現出來的話,相信可讀性會更強!

再者,文筆尚可,但仍可以多點描寫和雕飾!小說的結構和修飾是見真功夫的地方,無疑作者應多點注意!

Posted at 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09 by Fox




Sunday, January 11, 2009
[二稿] 散文: 為你鍾情

玫瑰園裡,為你鍾情

什麼是鍾情?鍾情,可以是對一種事物,可以是對一樣物件,也可以是對一個人。不論是那一種,其相同之處是,他們都擁有獨特的魅力吸引著你,使你欣賞,喜歡,及至鍾情。他的存在,每每都能牽動你的情緒,使你在乎、關心。

假如鍾情一個人,很多時候,你會都會想起他,會留意他的一舉一動,會在乎他對你的感覺,甚至……會想擁有他。

靜靜地躺在散滿了鮮紅花瓣的絲質大床上,輕輕地覆上了你那雙冰涼的手,那雙整天只顧著照料玫瑰叢的手,總是忘記了互相搓揉來溫暖彼此。我為此感到心痛,卻只能在夜裡偷偷地傳送熱度,因為你很容易害羞,在白天裡,你大概不會讓我觸碰……

空氣中瀰漫著玫瑰的香氣,那芬芳彷彿來自記憶深處,使我不禁想起我們在別墅的玫瑰園裡,第一次相遇的情景。

這個夏天,我因工作上精神壓力太大,加上疲勞過度,導致胃出血。手術後,遵照醫生指示,搬到別墅靜養。

那天,我正在花園裡散步,沿路一邊呼吸著充滿了花香的清新空氣,一邊欣賞那經過精心修剪的園藝。走著走著,不經不覺來到了玫瑰園,忽然,身後傳來幾下「卡喳卡喳」的聲音,我轉身一看,便看到在玫瑰花叢間,那素白的修長身影。那雙白皙的手正拿著一把銀色的大剪刀,細心地修剪著花園裡的一枝一葉,你認真的神態吸引著我,但看到你一瞼的專注,又使我不敢出聲打擾。

我一直站在那裡安靜地觀察著,看著你的一舉一動,感受到你對花朵的溫柔,心境在不知不覺間,竟變得無限平靜。然後,你似乎察覺到我,從工作中抬起了頭,那雙水靈的黑瞳彷如宇宙的黑洞,使我的魂一下子被攝了進去──那一刻,我心裡萌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愫……

你向我點頭輕笑,然後,那修長的手指把幾縷滑落的髮絲撥到腦後。

「早上好,先生。你今天的身體感覺好嗎?」動聽的聲音,秀氣的容貌,關切的話語,一切,都使人心神盪漾。傾談之下,才知道你是新請來的園丁,你害羞地說,之所以當園丁,是因為對花卉的鍾情,尤其是玫瑰。談到玫瑰,你的話題便源源不絕──從不同的品種,到栽種培植的方法;從香水的味道,到花茶的芬芳……

  那一天,我和你一起渡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。

    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僕人送來了一壺紅玫瑰花茶,我感到奇怪,因為我早上一向是飲用咖啡的。一問之下,才知道是你特地為我沖泡的,說是紅玫瑰花茶可以補血氣、鬆馳神經,而且對肝及胃有調理的作用,比起咖啡而言,對我剛做完手術的胃好。

我握起透明的茶杯,欣賞陽光在透過玻璃的茶壺,在餐桌上投下了水中花瓣的影子,嘴唇湊近了杯子,淺嚐了一口,好喝。那是和濃郁的咖啡不同的清香,品嚐的時候,除了享受到玫瑰的香氣外,我還感受到一份體貼──那是在競爭激烈的商界裡、富貴但冷漠的家族裡所不能感受到的。

這份溫柔的味道,使我一嚐鍾情。

想到你那天在玫瑰園裡,無微不志地照顧每朵玫瑰,不知道為什麼,我竟有點妒忌它們。這……到底是為什麼麼呢?一直逢場作戲,在無數的女人中周旋,感情,卻從未因為一個人而停留。而今,目光卻情不自禁地追隨你的身影;心,也莫名其妙地因著你的微笑而悸動。

別墅裡有數個花園,但我知道你每天下午至黃昏都會在玫瑰園出現,於是我便選擇在這個時間到那裡散步,為的,就是見你一面,和你談上幾句。

喜歡看著你在花園忙碌的時候,總是充滿了一臉的笑意,看到你白皙的雙手靈巧地修剪著花叢,我常有一股牽起它的衡動。想到每天早上,你便是用那雙手為我沖泡出芬芳的玫瑰花茶,於是每次品嚐的時候,總在想,你對每朵玫瑰花的呵護備至,是否有一天可以分一點給我?

我的身體和精神已經康復了不少,胃也因為你的玫瑰花茶而得到很好的調理,快要告別休養的日子,可以再之投入放下已久的工作,本該是一樣值得高興的事情,然而,我卻完全沒有最初般的期待,從前讓我緊張萬分的生意,竟變得失去了意義。

當我發現,自己的視線已經離不開你,我才知道,那叫做鍾情──從花園裡的一見鍾情,到鍾情你的玫瑰花茶,以及你那雙手為我沖泡的溫柔……與你相遇後,我感受到什麼叫溫暖和幸福,我真希望,你可以陪我渡過渡過餘生。

明天,我便要離開這裡了,因此,我選在今天,為你送上這1314支紅玫瑰。

──真的,想和你一生一世。

    我解下用來綑綁玫瑰花的紅色絲帶,把它的一端繫在你的手腕,另一端繫在我的手腕,那彷彿是月老的紅線,牽來的珍貴緣份──看著那一床的紅色花瓣,剛才的一切彷彿是夢,我不敢相信,我終於能擁有你了!我答應,一定會好好珍惜,一生一世,永不分離……

    在我雙手的輕揉下,你終於回復了一點溫度。

我鬆了一口氣。

看著你一動也不動地伏在枕頭上,我心裡產生一絲內疚,你實在累壞了。不經易,瞥見了玫瑰色花瓣下的那片嫣紅,可能因為剛才太激動,竟連床單弄髒了也沒有發覺,不過不要緊,明天我會讓人來清理。此刻,你最需要的是休息。

──夜了,睡吧……

明天回家的時候,我會把你帶上。喔不,現在應該是「你們」。

然後,一隻放在公事包裡,隨身攜帶,那麼,即使我去到那裡,也有就你相伴……另一隻嘛,你覺得,和你最喜歡的玫瑰一起插在客廳的花瓶裡好不好?那麼我每天下班回到家,第一眼便可以看到……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08年01月11日 (星期日) 00:52

Posted at Sunday, January 11, 2009 by Fox




[堂課] 散文: 為你鍾情

中七中國文學科
散文創作:為你鍾情

什麼是鍾情?鍾情,可以是對一種事物,可以是對一樣物件,也可以是對一個人。不論是那一種,其相同之處是,他們都擁有獨特的魅力吸引著你,使你欣賞,喜歡,及至鍾情。他的存在,每每都能牽動你的情緒,使你在乎、關心。

假如鍾情一個人,很多時候,你會都會想起他,會留意他的一舉一動,會在乎他對你的感覺,甚至……會想擁有他。

無視那散落一地的花辦,和你緊緊地擁抱著,感受著你髮間以及空氣中瀰漫著的玫瑰香氣,那彷彿來自記憶深處的芬芳,使我不禁想起那年夏天,我們在別墅的花園裡第一次相遇的情景。

那年,我因工作上精神壓力太大,加上疲勞過度,導致胃出血。手術後,遵照醫生指示,搬到別墅靜養。

那天,我正在花園裡散步,沿路一邊呼吸著玫瑰園獨有的清香,一邊欣賞經過精心修剪的園藝。走著走著,忽然,身後傳來幾下「卡喳卡喳」的聲音,我轉身一看,便看到在玫瑰花叢間,那素白的修長身影。那一雙白皙的巧手拿著一把銀色的大剪刀,細心地修剪著花園裡的一枝一葉,你認真的神情態吸引著我,但看到你一瞼的專注,又使我不敢出聲打擾。

我一直站在那裡安靜地觀察著,看著你的一舉一動,你對玫瑰花的呵護備至,心境在不知不覺間,竟變得無限平靜。然後,你似乎察覺到我,從工作中抬起了頭,那雙水靈的黑瞳彷如宇宙的黑洞,使我的魂一下子被攝了進去──那一刻,我心裡萌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愫……

你向我點頭輕笑,然後,那修長的手指把幾縷滑落的髮絲撥到腦後。

「早上好,先生。你今天的身體感覺好嗎?」動聽的聲音,秀氣的容貌,關切的話語,一切,都使人心神盪漾。

傾談之下,才知道你是新請來的園丁,而之所以當園丁,是因為對花卉的鍾情,尤其愛玫瑰。談到玫瑰,你的話題便源源不絕──從不同的品種,到栽種培植的方法;從香水的芋味道,到花茶的芬芳……

我很喜歡你每天下午為我泡的紅玫瑰花茶,說是有補血氣、鬆馳神經,而且對肝及胃有調理的作用、並可消除疲勞、改善體質。所以,每次品嚐的時候,除了享受到濃郁的玫瑰花香外,還感受到一份體貼與溫暖──那是在競爭激烈的商界裡、富貴但冷漠的家族裡所不能感受到的。

從花園裡的一見鍾情,到目光情不自禁追隨你的身影;從鍾情於你的花茶,到視線離不開你;到後來愛上你的溫柔體貼……我發現,自己已經離不開你,因此,我選在今天,在你的生日,送上這1314支香檳玫瑰。

──惟對有你,一生一世,至愛、鍾情。






*香檳玫瑰花語:我只鍾情你一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08年01月10日 (星期六) 00:04

Posted at Sunday, January 11, 2009 by Fox




Wednesday, December 17, 2008
[功課] 片段創作:菜市場觸目驚心的一幕

菜市場觸目驚心的一幕
──兇案現場

只見兇徙單手把她按在佈滿腥紅的砧板上,然後另一隻手用那把血跡斑斑、帶有鋸齒的凶器,瘋狂地在她身上、逆著鱗片生長的方向使勁地刷著、刮著。她痛苦地掙扎著,巨大的力量使她動彈不得,只能無力地看著自己的鱗片連帶著皮和血剝落、飛濺到他的衣上、牆上、地上……

接著,他手上的凶器變成散發著寒光的利刃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她在慘白的肚子上狠狠地劃了一道,只見鮮血緩緩地滲出,傷口被往外翻開,腸子一下子露了出來,兇徙甚至把手伸了進去,扯出那些內臟,再扔到地上……

我瑟縮在水裡的暗角,一直看著整個過程,心理祈求千萬不要被他發現,然而,下一秒,我失去了他的蹤影…… 抬頭一看

──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08年11月11日(星期三)19:18

老師評語:(34/50)
首段的明快節奏能帶動整篇作品的學氣勢和跳躍的感覺,不錯的表現!
最後一的段若有所指或留下伏線,尚可。如多點雕飾更佳!


Posted at Wednesday, December 17, 2008 by Fox




[堂課] 新詩創作: 對

──上司的說話

金黃色的汁液
從東南方的門縫滲出
想必是落地玻璃的海平線
升起了煎荷包蛋
文件堆中的哈欠應該是錯覺
不然胃裡的咖啡該拿去投訴
報告豈有不重做的道理
遲到一分鐘當然值千金
三人份的工作是減輕負擔
節省開支理應由減薪開始
放工後的加班時間屬於個人消遣
生病放假便可以永久休息

哀經濟之蕭條
嘆裁員之容易請人之難
是故
嘔心的贅肉是苗條的
刺鼻的香水是芬芳的
不稱身的衣著是有品味的
東南方的說話永遠是對的

除非
老總讓我升職
    走路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08年12月4日(星期四) 中國文學堂

老師評語:(72/100)
這篇作品道盡「打工仔」的心聲!?
首節的描寫和用字明顯比第二段為優,能夠抓住事物的特質去描寫,又富幽默感地控訴世界勞碌又被剝削的一群,相信不少讀者必會有所共鳴!
然而,假若第二節同樣用類似的筆調去從另一角度寫上司的心理,作品相信會變得更圓滿,且風格會更一貫!無論如何,見用心及筆力,不錯!


Posted at Wednesday, December 17, 2008 by Fox




Next Page

↓文章分類↓













網誌訂閱:(若想訂閱此網誌,請在以下位置輸入您的電郵。)
If you want to be updated on this weblog Enter your email here:



rss feed